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言情 > 腹黑爹地別太壞
腹黑爹地別太壞司念封行戳小說閱讀 腹黑爹地別太壞文本免費試讀

腹黑爹地別太壞末喜

主角:司念封行戳
主角叫司念封行戳的小說叫做《腹黑爹地別太壞》,它的作者是末喜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她是傳說中的神醫圣手,一朝穿越民國,成了司家最不受寵的長小姐,受盡繼母渣姐妹算計,慘遭陷害,未婚先孕,活活被打死。五年后,她帶著兒子強勢歸來,勢必要收拾那些牛鬼神蛇,讓他們懺悔,替原主報仇,養包子。只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4-27 16:25:48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楊雪芳連忙對著司政說道。

楊雪芳和司政待了這么多年,楊雪芳清楚的了解司政的脾氣。

司政現在是真的氣急了,她要是不幫月柔說話,司政能打死月柔。

楊雪芳一說,跪在地上的傭人,朝著楊雪芳喊道:“太太,我沒有撒謊,我更沒有被人收買,我是您從楊家帶來的家生子,我給您做了這么多的事情,您得救我啊。”

楊雪芳只覺得眼前一黑,差點兒暈過去。

楊雪芳上前,對著傭人便是一巴掌:“你給我閉嘴,你再胡說八道,我撕了你嘴。”

沒用的東西,現在把她和司月柔,都拖下水了。

要是讓司政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兒,她不得死定了。

傭人的話一出,司政是個傻子,也知道,這件事兒,是司月柔自己做的,想要陷害司念和小慢。

家生子一邊是世代養在家里的傭人,有些太太小姐出嫁的時候,會從娘家帶過來。

家生子哪有那么容易被收買,根本不是錢的事情了。

司政嘲諷的勾了勾嘴角,看著司月柔:“司月柔,你還真是心狠手辣啊,好手段。”

“阿爸,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鬼迷心竅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司月柔跪在司政面前,求著司政。

都這種時候,她要是再不承認的話,司政饒不了她。

司月柔怎么都沒料到,自己會載著何副官和司念手里,算她倒霉。

楊雪芳連忙對著司政跟著求情:“老爺,你是知道月柔,她一向心地善良,誰都有做錯事兒的時候,您就原諒她一回吧,我求您了,你要打要罰,沖我來。”

司政對司月柔一向寵愛,家里幾個孩子,司政對司月柔報了很大的希望。

尤其是希望司月柔嫁給劉司長的兒子,攀上司長家。

楊雪芳和司月柔求著自己,司政心軟了。

司念看著司政,心中冷笑,剛剛司政以為是她放的蛇和蝎子,就要家法處置。

到了司月柔這兒,司政便心軟了,舍不得打了。

司政剛要說話,司念上前一步,喊了一聲:“阿爸。”

如果不是為了報仇,她根本不會喊這個人叫阿爸,惡心透了。

司政頓住步子,轉過頭看向司念:“怎么了?”

司念輕聲開口:“阿爸,傭人都說了,月柔想把蛇和蝎子放進我的院子,陷害我,我是督軍老夫人親自請回海城,如果我出什么事情,阿爸不好跟督軍府交代吧。”

司念的話,讓司月柔和楊雪芳滿是憤怒的看著司念,心里恨極了。

該死的司念,又沒出什么事兒,非得不依不饒。

說白了,司念就是見不得她好,**,該死的東西,昨天的蛇就該司念母子兩個給咬死。

司念的話嗎,讓司政臉色不甚好看。

司月柔已經忍不住了:“司念,你又沒被蛇咬到,又沒出什么事情,有什么不好跟督軍府交代,你不要拿著雞毛當令箭。”

“我拿著雞毛當令箭?讓我住在司家的是阿爸,可是你處處容不下我和我的孩子,明知道我院子里有孩子,還打算放蛇和蝎子,你何其歹毒。”司念轉過頭看向司月柔說道。

司月柔還有臉說沒出事兒,司月柔的意思,出了事兒就是她活該。

沒出事兒,她就不該追究。

用司小慢的那句話,做個人吧,司月柔真不是個人!

司月柔臉色一白,看向司念,咬牙。

司念果然是嘴皮子利索,不要臉啊,怪不得會厚臉皮,未婚生子,回來司家。

真是惡心!

不等司月柔說話,司念看向司政,對著司政說道:“阿爸,我覺得這個家,容不下我和孩子,我還是帶著小慢去別館住,從今以后,我和司家沒有任何的關系,我不能讓我的孩子去冒險。”

司念這番話是說給司政聽的。

她是拿著海城特行令回來海城,是被封家請回來。

司政想借著這一層關系,巴結上督軍府,她說要走,司政怎么舍得。

司念說著話,準備回去收拾東西。

司政朝著司念喊道:“司念,你別走,這個家怎么容不下你和孩子,有我在,誰也別想欺負你們母子。”

“阿爸…”司念看向司政,裝作感動的樣子,其實心里惡心透了。

司政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,何其惡心。

司政看向司念,直接說道:“別說了,你和小慢住下來,不許走,你是我司政的女兒,你和孩子在外面住,別人怎么看我司政?”

他絕對不能讓司念走了。

督軍是個特別孝順老夫人的人。

一旦司念幫著老夫人把病治好了,他以后豈不是前途無量,能在營部有大作為。

想到這兒,司政轉過頭看向司月柔,他知道,司念想要的不過是一個公道和說法。

司政不準,心里明白。

“月柔,你連自己的親姐妹都陷害,我說了,做錯事情,一定要家法處置。”司政冷著臉,對著司月柔說道。

司月柔不由瞪大眼睛,看向司政:“阿爸,你不能打我!”

“我是你阿爸,我憑什么不能打你?”司政朝著司月柔說道,轉而,對著何副官喊道,“何副官,家法棍拿來!”

“是,次長。”何副官聽了話,轉身去拿了家法棍過來。

司政接過家法棍,朝著司月柔,打了過去。

一棍子,又一棍子,打在司月柔身上,司月柔撕心裂肺的喊著。

司月柔從小到大被寵在掌心的司家四小姐,什么時候,被司政打過。

司月柔吃的是最好的,用的最好的,在司家橫著走。

今天被司政打了,司月柔怎么受得住。

司念冷著臉看著,覺得司月柔真是活該,對于她受的那些。

司月柔這些又算的了什么,她不會讓司月柔好過。

幾個姨太太躲在不遠處,一個個看好戲的模樣,心里幸災樂禍。

大家都沒想到,司念未婚生子,帶著兒子回來,還能教訓了司月柔,真是厲害。

看來以后,楊雪芳母女幾個人的日子不好過了。

“老爺,別打了,別打了,再打下去,會把人給打死的。”楊雪芳朝著司政喊道。

司政根本不聽,手里的棍子沒斷,一下一下打在司月柔身上。

“阿爸!”

小說《腹黑爹地別太壞》 第17章 痛打司月柔 試讀結束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网赚学院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网站 12098期排列3预测 湖北11选5遗漏手机版 沈阳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靠谱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比分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广西快3间隔值统计表 网上彩票投注是否靠谱 天津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孙阿姨炒股记 湖北快三投注技巧 喜乐彩2020040409开奖号码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李嘉诚的理财法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