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仙俠 > 初見仙君十里繁花
《初見仙君十里繁花》若說聞人長羽章節目錄精彩試讀

初見仙君十里繁花矢厘

主角:若說聞人長羽
主角是若說聞人長羽的書名叫《初見仙君十里繁花》,是作者矢厘所編寫的仙俠虐戀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若說沒有想到時隔多年,自己再次見到聞人長羽會是這樣的場景,聞人長羽曾經是若說最喜歡的師傅,可后來在被妖族姑母帶回去之后,若說就在沒有了見到聞人長羽的機會,好在若說在臨走之前鼓足勇氣告白,雖然沒有得到結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4-20 11:01:12
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繁華長街,人潮洶涌,商販吆喝聲不絕于耳。

途遇煙花酒肆繁昌之地,便聞嬌媚一喚:“小道士!”

被喚小道士的人兒頓步,身著乾道冠服,頭頂綰髻,腳踩藍色翹頭厚步鞋,緊攥著包袱望向薄衣柔紗的美嬌娘,臉倏地飛上霞紅,低頭不敢再去細瞧。

慌不擇路,迎面撞上一人,一襲莧紅色衣袍映入眼簾,驚得她卑躬賠禮。

片晌,頭頂上傳來一記清亮聲響:“你姓甚名誰,居住何處?”

“若……說,”她囁嚅道,“長居……道觀。”

若說今世因,再問來生果,這便是她道號若說的由來。

“我叫軼心。”他揚起寬長改良的袖袍,自來熟地彈了若說一個腦瓜崩兒,“咱倆也算能攀上點關系,我獨身走南闖北為人間除黑心邪祟,自立一人道派。”

聞聲,若說難以置信地抬頭打量:“你是……道士?”

她從未見過道士衣袍如此鮮艷,況且他面相生得俊美卻蓄一長白胡須,青絲白須瞧著委實奇怪。

軼心裝模作樣地從袖中掏出一符鏡,故作深沉:“小道士,我瞧你印堂發黑、目光無神、唇裂舌焦、元神渙散,你若聽我解言……”

若說常年不出道觀,他人都說她憨傻,可她要瞧不出這拙劣的江湖騙術,她豈不愚笨?

見她欲走,軼心慌忙攔住她的前路,脫口而出:“我不賺你銀兩,我是瞧著咱倆有緣,為你解言一二。”

若說攥了攥包袱,心中存疑:“你說你是道士,不驅魔降妖,凈吹牛皮。”

瞧她說話倏地牙尖嘴利,間隙還將包袱往懷里拽了拽,軼心彎了嘴角,合著她將他當成一騙人神棍了?

凡間的行當不好做啊!

但是出門就撈著一有緣的小道士,他怎能輕易放她走?

雖說她個頭嬌小、身材干瘦,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,但不妨礙他與她拜把子成兄弟啊!有他罩著她,還怕養不胖她?

“若說是吧?”軼心蹲下身,視線與她齊平,單手按上她的綰髻。

仔細瞧,面相還算清秀,細皮***。

要不是若說身著乾道冠服,他還以為若說是個女娃娃呢。

若說被他盯得不自然,退后一步,防備地瞧著他。

他眼里帶笑,兀自扯下以假亂真的白胡須,刺痛讓他皺了皺鼻尖。

見她一臉驚訝發怔的模樣,他忍不住拿白胡須拂了她一臉:“既然有緣,自當以真面目示你。”

星眸劍眉,俊美得不可方物。

若說抿了抿發干的唇瓣,她長居道觀十二載,若非天降輪回大任,女冠位列仙班,遣散宮觀所有坤道,她亦不會獨自一人行于長街,也不會……見到如此俊美之人。

軼心起身攏了攏袖,居高臨下地瞧著她:“你一個小道士恁地出道觀,無礙嗎?”

若說愣了愣,搖頭:“無妨。”

她本就是奉女冠之意去雪山林拜道中仙為師,途經長街鬧市。

女冠說,順著日出之向一直走,莫回頭。

修今生,悟來世,若不能長生之視,便存思以悟道成仙,方能抑體內之印縛。

軼心順著若說的目光晲了一眼遠在天邊近在眼前、隔了七重遠的雪山,暗嗟一聲,路遙遙,任重道遠哪!

嘖嘖,這凡人還真將那被囚困在雪山的道中仙吹捧上了天。

“聽聞那道中仙為掩丑陋無比的面容,以人皮作為他示人的貌美皮囊,”話一頓,軼心驀地扮鬼臉嚇唬她,“還會吃人骨血。”

若說佯裝鎮定自若,道中仙定不似他所說的那般,不然女冠怎會讓自己拜道中仙為師?

道中仙八百年才收一回弟子,且只收男弟子,她這女扮男裝還不一定入得了道中仙的眼呢?

只求上天垂憐,碰碰運氣了。

軼心手沒輕沒重地壓上若說的肩頭,若說腳下一踉蹌,眉頭因肩上的力皺緊。

“你別去拜師了,跟著我,保準把你養得白白胖胖。”

若說心里咯噔一下,養得……白白胖胖?然后磨刀霍霍?

不可貌相的黑心腸!

若說下意識掙開他的手,一雙烏溜溜的眼瞪著他,誓要和他劃清界限,欲繞道而走,卻被軼心輕易地揪住了包袱。

下一秒,她還在掙扎之際,腦門上便被貼上一道黑紅如鬼畫符的符咒,她擰眉抬眸,一雙眼骨碌轉著:“這……”

“見面禮唄,”軼心揚袖背著手,揚揚得意,“黑紋符,一般人我可不給。”

若說自顧自取下薄如蟬翼的符咒,捏在手里反復瞧也瞧不出特別之處。

軼心奪過她手里的黑紋符不由分說地塞入她包袱里,免得她將這好寶貝弄丟了,這好東西可不少人惦記呢。

“走吧,看你是我兄弟的份上,我送你一程。”軼心走在她前頭招搖,話音一落,便見深巷里躥出幾個身強力壯的乞丐,蓄謀已久、分工明確,將軼心直接扛起就躥入深巷,留下若說孤身站在蕭瑟寒風中。

頃刻,他們都溜了個沒影兒。

光天化日下,強搶長得賊俊的道士?

若說一時六神無主,求助眾人無果,遂想著去報官!

她攥著包袱剛跑幾步,忽覺包袱有異樣。

若說慌忙地打***袱,驚覺他予她的那一黑紋符發著灼人紅光,上面若隱若現地浮出幾個字:勿念勿憂,有緣待會。
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网赚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