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懸疑 > 陰主不息
《陰主不息》全文閱讀 岑若思高天意小說章節目錄

陰主不息牧雪

主角:岑若思高天意
小說主人公是岑若思高天意的小說叫《陰主不息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牧雪寫的一本都市·言情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能驅邪避兇、去禍免災;能識破天機、斷人生死;下過地府走過陰,斗過地仙除過妖。我是陰陽女先生岑若思,當一個接一個的邪靈惡煞出現于我的面前,一件又一件的奇異詭事發生在我的身邊,且看我如何應對……(牧雪網文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8-10-21 15:12:50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在我們陰陽行當里認為,黑狗屬至陽,黑貓屬至陰,貓從尸上過,即可能引起詐尸,暴起傷人。

不過當我朝余茂清問起李杏花可曾起尸傷人的時候,余茂清卻說并沒有,反而平平靜靜。

這下就令我有些疑惑了,按理來說是會詐尸的,因為貓有九魂,其中接地魂可以控制死物而進行活動。如果貓接觸了死尸而死尸未詐尸,那就只有一種可能,也就是那貓很可能具有了人的主觀意識,于是便可以大膽地猜測李杏花的魂已附在了貓身里。

想到此處,于是我又朝余茂清問道:“那后來李杏花的尸體被如何處理了呢?“

余茂清停下了手中的干菜,眼神中劃過了一絲游離,頓了頓,道:“當時我也在場,親眼看到唐裕山揮起一把鐵鍬趕跑了那黑貓,然后蓋了棺材,又把那幾個做工的喊回來,草草地丟到鳳鳴山下的亂墳崗子里去了。“

聽了這話我當即就嚇得不輕,看來一切都如我所猜測的、令我擔心的那樣。要知道李杏花本就是含憤含冤而死,且經黑貓踏過,最后又被葬在了亂墳崗那種極陰之地,而那種地方很是能養尸催化。

再根據石圪村幾年不下雨的情況來看,李杏花的尸體極有可能變成了僵尸里面十分可怕的一種——旱魃!

所謂旱魃,乃是一種死尸尸變的現象,卻又不比一般普通的僵尸,而是一種怪物,能引起旱災的怪物。其尸常年不腐,其棺夜滲黑水,其墳寸草不生。如果修煉到一定程度,可化為妖魔,上能引渡瘟神,下能屠旱瘟疫,所過之處,人畜絕滅,道行再高的法師也不能收服。不過,既然才區區四年,我想我應該還是有辦法化解的。

看到余茂清要進去忙活了,我連忙拉住他道:“能否帶我去找唐村長,我需要他帶我去李杏花的墳上看看!“

余茂清吃了一驚,不過很快就又穩定了下來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:“可是唐村長早已經死了。”

“什么時候的事?”我問。

余茂清回答迅速、措辭簡潔地道:“今年春。”

聽到這個時間點,我感覺有些意外。按理來說,李杏花最恨的應該就是村長唐裕山了,若不是他,她李杏花也不至于落得這么個下場。而且,如果是四年前過世的,也不至于過了幾年才來報復吧。于是我又繼續問道:“在唐村長罹難之前,應該還有人遭過難吧?”

余茂清嘆了口氣道:“誰說不是呢。不然也沒有‘山貓現,禍事臨’的說法了。首先死的就是村里的二流子胡世光了。我要是沒記錯的話,應該就是李杏花過世沒多久,胡世光就突然變得精神恍惚,說看到了一只大黑貓追著他趕,要將他咬死。后來,雖說他不是被黑貓給咬死的,但是他還是離奇地害了一場病,怎么也醫治不好,然后就死了。”

聽了這番話,我也默默陷入了沉思,心說李杏花原來最恨的那個人還是第一個玷污她、毀她名節的那個,那么接下來應該就是后來的那幾個登徒浪子了吧。于是我便一本正經地再次問道:“想必后來,那幾個侮辱過李杏花的人也相繼出事了吧。”

余茂清聞言一怔,道:“小先生果然說的沒錯。次年的二三月間,不知怎么的,就起了一場無名大火,單單就燒了那兩家。經過全村之力,大伙好容易救下來了,把那兩家人給救出來了,可是他們卻個個神志不清,說山貓來了,過了沒多久就都死了。你說這可奇怪不奇怪?唉,真是報應喲……”

聽了這話,我只是不輕不淡地說了一句:“善惡到頭終有報,只爭來早與來遲啊。既然知道山貓既現,禍事將臨。你們怎么就不請陰陽先生來化解呢?”

余茂清長嘆了一口氣道:“誰說沒有呢!去年秋天的時候,村子里每到夜晚的時候,就常聽到刺耳的貓叫聲,既凄零又可怖,令人簡直無法入睡。還是唐村長組織集資,請了西北莊上的一個年輕神棍,不過三十來歲,是個跛子,姓易,人稱跛子易。據說是繼承了三清觀祖師爺的正宗道法,能驅一切邪祟,能化一切厄難。可是請他來村里的第一天,他只顧在村里吆五喝六,搖銅鈴、撒冥錢,根本就沒有任何異樣。也就是當天晚上,村人再次聽到了詭異而攝人的貓叫聲,當村長去找跛子易的時候,只見他卻已經死在了自家的后院中。那個死相叫個慘啊……”

“怎么個慘法?”

余茂清道:“他的脖子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東西給咬斷了一半,血淋淋的,但是卻是睜著眼,臉上是似乎還留著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。”

我聞此言,頓時就皺緊了眉頭,默默嘀咕道:“莫非就是那黑貓給咬斷的也說不準。”

余茂清默然點頭道:“我們也是這么想的。可是那山貓就像是成了精的,連陰陽先生都收服不了,我們普通人又能怎么樣呢。唐村長也是嚇得不行,過的提心吊膽的。今年春上,他們兩口子連行禮都收拾好了,正要搬家的時候,沒想到前一晚就出事了。因為第二天,村人們有事去找他的時候,卻發現他和他老婆一起在堂屋里吊死了。”

聽了這番話,我也是唏噓不已,心說那李杏花的怨氣與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重,不是普通的陰魂所能比的,而且她的鬼魂還附在了黑貓的體內。

要知道主魂一旦入了貓身,就永遠也無法附到人身了,包括死尸,更別談什么轉世輪回了。李杏花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,也要讓那些傷害過她的人,得到應有的現世報。你們說,這戾氣能不大嘛。

“那么唐村長死后呢?”我繼續問道。

余茂清皺了皺眉,好像在回憶著什么,半日方道:“自從唐裕山死后,村子里好像還真沒有再怎么聽到那怪異的山貓叫了,除了依舊大旱以外,基本上是沒再出現什么怪事了。不然,這村里上上下下不早都走光了?不過,我昨晚恍惚再次聽到了那久違的怪叫聲……”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网赚学院 两面针股票行情 双色球计划 新疆十一选五 广西福彩快3今天开奖 福彩群英会奖金分配 拾柴排列五软件免费下载 北京时时彩开奖官网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表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青海快三规律 广东11选五5中奖规则 德国股票指数行情 赌场最常用的扑克玩法 北京赛车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