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完結版精彩試讀 求你,放過我

2020-04-30 14:17:45   編輯:素流年
  • 豪門大佬太霸道 豪門大佬太霸道

    主角叫齊洛格喬宇石的小說叫做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,是作者野性蒲公英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昨天,她還在傾盡一切努力去愛這個冷酷的男人,今天,他卻成了她好朋友的新郎,屬于他們的浪漫婚禮,她只能含淚祝福! 他牽著新娘的手,與她打招呼,眼神就像看一個狼狽的陌生人,這一刻,她終于明白,他們之間只有...

    野性蒲公英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 小說介紹

經典小說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是野性蒲公英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齊洛格喬宇石,內容主要講述:齊洛格被折騰了整整一夜,三年來,她已經數不清多少次被那個男人這樣折騰了。記憶中,每次她喊疼,他都會更加兇狠的對待她。她不明白,這是因為男人的征服欲,還是因為他愛她呢?是不是越愛的人,就越有**,就越會...

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 求你,放過我 免費試讀

齊洛格被折騰了整整一夜,三年來,她已經數不清多少次被那個男人這樣折騰了。記憶中,每次她喊疼,他都會更加兇狠的對待她。她不明白,這是因為男人的征服欲,還是因為他愛她呢?是不是越愛的人,就越有**,就越會不遺余力的想要睡服她?

“小東西,要不要?”

“小東西,是不是一輩子都忘不了我?”

“記住,除了我,不可以讓任何男人碰你!”

她的耳邊似乎還回蕩著他**時刻說的情話,齊洛格每當想起這個,臉都會燒的通紅。

今天她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參加最好朋友程飛雪的婚禮,之前她沒見過新郎,程飛雪說要保持神秘,連新郎是什么人,都沒有告訴過她。

可是,讓齊洛格萬萬沒想到的是,好朋友的新郎,竟然就是那個睡了她三年的男人。

那個昨夜還在床上問她要不要的男人!

他喜歡吃五分熟的牛排,他的大腿上有塊淤青的胎記,他思考問題時總是會微微皺眉。

齊洛格以為自己很了解他,他結婚她卻是最后一個知道,而更諷刺的是,他娶的還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心底劃過一陣痛,齊洛格下意識地把兩只手攪在一起,她不是不想質問面前的男人,為什么不提前告訴她,可是她沒有資格質問。

只是一瞬間,她就強迫自己鎮定下來,臉上卻保持著暖暖的微笑,對她的好朋友程飛雪輕聲說:“雪兒,恭喜!”

“我的閨蜜,齊洛格,我叫她洛洛美女!”程飛雪俏皮地跟她的新婚丈夫介紹道。

喬宇石淡淡地看向齊洛格,表情波瀾不驚,仿佛從來沒見過她。

“你好!我是喬宇石!”他很禮貌地說道,伸出他的大手,與齊洛格的握了一下。

也許六月的天太熱了,齊洛格的手心沁出了細密的汗,只沾到了他的指尖,就慌亂地拿開了。

齊洛格不敢看他的眼,生怕會驚慌失措地讓程飛雪看出她和他不同尋常的關系。

她的擔心多余了,他是那樣的淡然自若,當然不會露出馬腳,讓他心愛的妻子傷心。

程飛雪精致的臉上沾著一絲發,他偏過頭看她的小臉時正好看見,微笑著伸手幫她拿掉。仿佛她的臉是易碎的水晶,他的動作是那樣小心翼翼,

齊洛格的心又一次抽緊了,他從沒有這么溫柔地對待過她。她總以為他就是冷漠的人,原來不是,只是她不配不值他溫柔罷了。

恍惚中,齊洛格像個木偶一般被人引領著進入酒店大廳落了座。

賓客廳很熱鬧,人們在熱烈地討論著一對新人的家世學識以及郎才女貌。

齊洛格卻再也不能為好友高興,她的丈夫能瞞著她與人保持那樣的關系,可見是不值得托付終身之人。

她又不能把她和喬宇石的關系直接告訴程飛雪,看來只能用別的方法了。齊洛格趕緊給小勇哥發了一條信息,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做完這一切,婚禮進行曲忽然響了,眾賓客站起身來,一齊迎接新人的到來。

新娘的父親把一臉嬌羞的程飛雪鄭重地交到風度翩翩的喬宇石手中,如潮的掌聲經久不息。

不知為何,齊洛格總覺得他曾在眾多的賓客中尋找她的身影。

也許只是她的錯覺,在她看向他時,他在深情款款地看他的妻子。

婚禮還在進行著,禮儀小姐已經端上了交杯酒,就要禮成了,她安排的攪局的人,怎么還不來?

再看不下去喬宇石溫文爾雅又溫柔謙和的笑,站起身,齊洛格悄悄離開婚禮現場。

洗手間里,她按動手機鍵盤剛要撥小勇哥的電話,后背忽然一熱,竟被一個男人緊緊地摟抱在懷里。

齊洛格嚇了一跳,剛要叫,嘴又被一只溫熱的手捂住。這味道她很熟悉,不是喬宇石又是誰呢?

他不是在喝交杯酒嗎?怎么又會出現在這里?難道他在喝交杯酒之前,當場反悔了?不結婚了?

“你……不是在喝交杯酒么?”齊洛格顫抖著聲音問。

回答她的是耳邊的熱氣以及男人嘶啞的聲音:“我要你,現在!”

他的語氣不容置疑,她還以為他會為她悔婚,她的癡心妄想一瞬間被他露骨的要求擊的粉碎。

眉頭不自覺地收緊,不可思議地轉頭看他,她想問他:你是瘋了嗎?

他卻根本不管她想和他說什么,大手扣緊她的腰,三兩步把她拖進了衛生間內,反手落鎖。

為了實施侵略,他拿開了捂在她嘴上的手,大手順著她的大腿滑入她的短裙。

“我不要!”齊洛格低吼道,這是她第一次對他說這三個字,也是第一次拒絕他。

至少這時,他是她好朋友的丈夫,這還是他們的婚禮,她不能這么做,那樣她會瞧不起自己,僅剩的尊嚴也會徹底失去。

“你沒有資格反抗!”他又一次在她耳邊低語。

是啊,她沒有資格,否則攥在他手里的她的父親就會……

“求你!放過我!她是我的好朋友,你不為我,也為了她想想,行嗎?”齊洛格懷著最后的期望低聲乞求道,眼淚已經在眼圈里打轉了。

他可以不愛她,可他不能這樣侮辱她,侮辱圣潔的婚禮。

他像沒聽見,單手粗暴地抓住她反抗的雙手,另一只手朝她更深處探去……

齊洛格很痛,身痛,心更痛。

他從沒管過她要還是不要,她想,在他眼里她連一條小狗都不如。

以為他結婚了,她可以功成身退,沒想到會是如此的不堪。

“別怪我在這里要你,是你穿的太性感,讓我忍不住想要你。說,是不是故意的?”他一邊動作,一邊在她耳畔低聲問著。

齊洛格閉著眼睛,咬著唇,死死抓住廁所的門,她的淚一滴滴地落在白色地磚上。

小說《豪門大佬太霸道》 求你,放過我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网赚学院 26女炒股亏光所有积蓄 东方6十1中奖对照表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天津11选五5开奖结果 qq炒股大赛 辽宁十一选五购买 福彩10选5玩法介绍 体育彩票七位数怎么玩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下载 吉林快3预测号码 天易分分彩平台客户端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炒股的app 河北快3一定牛买星 今晚彩票预测号码